1月10日,国内期市开盘,能化板块跌幅居前,原油跌近3%,甲醇(2238-48.00-2.10%)跌逾2%,豆一涨逾2%,棕榈(6374,40.000.63%)油涨逾1%。

 

2019年11月底至12月初,甲醇形成双底结构,期价超跌反弹,重心稳步回升,不断向上突破。美伊冲突实践为处于上行通道中的甲醇助力,市场多头借机发力,甲醇拉涨至前高附近。消息过后市场情绪得以释放,甲醇此波上涨告一段落,盘面冲高回落,大幅下挫,回踩十日均线支撑。

美伊冲突发展

1月3日,伊朗革命卫队“圣城旅”的指挥官苏莱曼尼少将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外被特朗普下令击毙。作为报复,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8日向伊拉克境内驻有美军的两个基地发射数十枚导弹,美伊冲突近日不断升级。在外界担忧美国可能正处于与伊朗交战的边缘之际,美国总统特朗普言论画风突变。特朗普表示,美国将立即对伊朗政权实施额外的惩罚性经济制裁。特朗普还表示,美国已准备好与所有寻求和平的国家拥抱和平。市场避险情绪进一步降温,能化品种应声回落。美伊双方均希望将冲突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,不希望发展成为双方直接正面交手的大规模战争。因此,美伊冲突大概率不会走向失控和全面对抗。

进口甲醇来源

策略A股整理我国进口的甲醇主要来源于中东地区,包括伊朗、沙特等国家。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1月,我国甲醇累计进口970.24万吨,其中从伊朗进口的甲醇达到263.79万吨,占比为27.19%,位列首位。从当前美伊冲突发展趋势来看,对甲醇进口尚未产生实质性影响,但引发市场担忧货源供应缩减以及海运航线受到影响,情绪面对市场影响更大。

甲醇进口下滑

2019年甲醇进口市场逐步恢复,与2018年相比明显增减。甲醇进口量从2019年4月份开始持续回升,10月份超过超过100万吨,达到112.05甲醇万吨,创近五年单月进口量峰值。从当月进口货源数量来看,11月份甲醇进口量已经出现回落,比10月份缩减20万吨,12月份进口量预期在100万吨附近。近期受到装置检修的影响,国外货源供应收紧。部分货源流向高价区域进行套利,国内港口到货明显缩减,这也是甲醇港口库存回落的主要原因。

本文由盈盈有道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