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菲特说,“别人恐慌,我贪婪。”

美股大盘历史上发生过三次熔断,其中两次发生在刚刚过去的一周,即使股市经历很短的新手,也有机会见证并且参与了这段波澜壮阔的恐慌史。那么,随着众多个股出现腰斩,现在是不是到了别人恐慌我贪婪的时候了呢?

本轮全球暴跌,由新冠疫情引发,虽然不是唯一原因。所以考虑市场是否到了最恐慌的时候,必须先看看疫情是否到了最糟糕的时刻。

盈盈有道认为根据目前的各国的数字来看,中国暂时控制住了,但是北美、欧洲等才刚开始。

假设按部分专家最坏的预估,也就是这病毒“不可防不可控”,必须通过群体免疫来最终实现防治。群体免疫能力的获得,一个途径就是疫苗,另外一个途径就是大部分人被感染再康复。疫苗按最快的进度,估计起码也得到今年底才有可能进入大规模应用的阶段。大部分人被感染再康复的时间,这个与各国的防控策略关系很大。比如现在英国的策略,也不是完全放任病毒自由传播,虽然公众活动没有完全停止,但是由于大家的恐慌从而减少聚集和搞好个人卫生。那么这样下来估计也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实现群体免疫能力。

在这种最坏的结果下,会出现医疗系统奔溃、患者大量死亡(低死亡率乘以总人数也很恐怖),大部分行业停业,社会经济大倒退,甚至出现社会动乱。即便个别国家已经通过前期的强力隔离措施控制了病毒传播,但国民并没有普遍获得免疫力,最后又被迫拖入群体免疫的战争里。除非一直闭关锁国,断绝外界来往,在全球经济高度一体化的地球村里,不太现实。所以,即便北美、欧洲暂时将疫情控制住也没用,人口更密集、卫生和医疗条件更落后的地区(南亚、非洲)目前还没进入大家的关注焦点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如果最坏的结果不可避免,现在讨论是否到了最恐慌时候,似乎太早了。黎明时刻,最快也应该是大部分人已经被感染(还没康复),或者疫苗基本确定可以大规模应用之前。

这最坏的结果未必会出现,中间有不少变量。

1,病毒经过几代的变异后,重症率和死亡率降低,接近流感。这样的话,社会秩序很快恢复正常。因为没有哪个国家对流感采取全面检测和完全隔离的方式来防治的。

2,特效药的出现,大幅降低了重症率和死亡率,也就和流感差不多。

3,气温回升大幅降低了病毒的传染性。

4,各国目前的防范措施都迅速见效,病毒短时间在全球范围内基本消失。

5,其他。

至于是否会出现最坏的情况,还是某个变量出现,改变疫情进展?无数病毒学、流行病学等各领域的科学家都还在争论不休,我们就更无从判断。市场的暴跌中,的确给我们提供了极好的买入机会,但股市的起伏,也未必与疫情完全一致。所以,希望通过准确预测疫情的顶点,来实现精确抄底,是不现实的。

虽然我从去年下半开始,就准备了大比例的现金(背后的原因不是我有能力预估到这一轮暴跌,只是当时觉得很多公司下不了手了),但是,目前的投资策略上,我首先就放弃了抄底这一条。其次,如果疫情是个必须的考虑的因素,那么至少得按上面说的,做好到年底才实现群体性免疫的准备。所以必须避开现金流严重受疫情影响、有破产风险的行业,无论现在估值跌到多便宜——比如邮轮。然后,生活必需品和医疗行业,或许是个不错的抗危机行业,但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。最后,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,并且受疫情影响较小,就只有互联网的在线娱乐、社交和电商了。

好几年前和朋友讨论一个问题——假设发生某种灾难,大家都被迫呆在家里,而且互联网全无,几个月甚至1年后,大家再重新连上互联网,你第一时间使用的互联网应用是什么?几乎被遗忘的又会是哪些?

不过这次疫情,互联网仍然健在,反而因为大家在家无所事事,更多地使用互联网服务。如果对08年的金融危机有记忆,即便在危机之前最高点买进的一些优质的公司,现在的回报率也非常惊人,暴跌后买的就更别说了,虽然短期可能都承受了巨大的回撤。

策略A股整理人类从远古的祖先开始,就与各种瘟疫搏斗,未被灭绝,繁衍至今。这次Covid 19新冠疫情,无论多严重,也终将过去的。只是我们要努力让自己以及自己所持有的公司,都活到疫情之后。

最后总结一下目前的策略:放弃抄底的想法,无法预估底在哪里,底也可能是好几个月甚至更长;避开现金流严重受疫情影响、有破产风险的行业;生活必需品和医疗行业可能不错,但是没在能力范围之内;互联网的在线娱乐、社交和电商是重点方向,逐步买入,承受一定波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