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总体上讲,对系统性风险,投资者是很难主动规避的——除非是市场估值整体比较高的时候,我们可以通过控制仓位的方式,部分地进行规避。

就像巴菲特那样,在市场迭创新高、估值不是太吸引人、市场上没有好的投资机会的时候,就不停地积累手中的现金。

据说巴菲特这几年积累的现金已经高达1200余亿美元。

即使这样,巴菲特也没有完全地规避掉市场的系统性风险:

一是他持仓的股票组合,这次股市下跌中,也在账面上浮亏了800余亿美元的市值;

二是即便市场下跌,今天也只是回到了两三年前的水平,而巴菲特持有大额现金已经数年之久了,他手中持有的现金虽然躲过了这场波动,但同时也白白丧失了数年的机会成本。

盈盈有道认为这就是最近这几年,巴菲特投资收益率远远跑输市场大盘的根本原因。

当然,巴菲特毕竟是巴菲特。

在过去几年最不利的市场环境下(手中持有大量现金,而股市却没完没了地迭创新高),他也没有轻举妄动,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投资原则。

最终等来了今天股市大幅下挫的机会。

巴菲特已经开始在市场中增持股票了。

相信未来的数周、甚至数月间,他还会继续择机增持心仪好股。

过去几年低水平的投资收益率,可能会在未来得到弥补,从而在总体上抬高他的历史投资收益水平。

股灾是用来发财的,这话放在巴菲特身上,也是适用的——而且是:以前适用,现在适用,未来还会适用。

每到市场恐慌时,人们总会找出各种恐慌的理由,然后顺着某个大众认可度最高的恐慌逻辑无限制地推演下去,最终会从恐慌的逻辑中得出更加恐慌的结论。

于是,恐慌迭加恐慌,末日念头、末日言论,就会层出不穷。

2018年贸易战,人们推演的逻辑是:

贸易战开打;两国互加关税;关税越来越高;重创中国经济;中国不得不投降;中国经济彻底崩溃。

这个逻辑的错误至少有两点:

1、预设中国必败的前提;

2、把美国人也当成了完全不懂变通的傻瓜。

而我当时看好中国的理由也有核心的两点:

1、中国对美外贸的依存度并不高——中国早就转型成主要依靠内需的经济体了:当时中国对外贸的依存度是36%,而对美贸易只占中国外贸总额的12%。

这两项数据就摆在那,这就是中国的底气。

2、根据我的观察,贸易战中,中国的言行是前后最一致的一方,并且因为贸易战而进一步加大了对世界的开放力度。

只要不固步自封,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就不会逆转。

相反,我们看到美国,先是严重低估了中国的反抗力度,再是除了跟中国,还在世界上到处煽风点火。

四处为敌的不是中国。

抓住这两点核心,我们看问题就会深邃得多、豁达得多、乐观得多。

有经历的人,想想2018年,是不是市场上到处流传着各种“中国药丸”、“中国崩溃”、“中美对抗”、“中美脱钩”的末世传说?

事实是,仅仅过去不到一年,人们就忘掉了曾经的恐慌,和曾经浓郁得不能再浓郁的末日情绪。

在2018年市场恐慌中买进中国优质股权的人,在2019年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哪怕是遭到今年市场的再次下跌,也依然收益不菲。

投资者因为乐观而受到了市场的奖赏。

相反,在市场下跌中仓惶下车的人,受到的是市场更严厉的惩罚。

事实又一次证明:吃肉和吃屁,就在投资者的一念之间!

今年因为新冠肺炎,美国股市发生了罕见的“特朗普熔断”——而且是惊世骇俗的连续式熔断。

于是,恐慌情绪又来了。

恐慌的推演逻辑又来了:

美国人不重视疫情;疫情在美国泛滥;特朗普继续无所作为;疫情更加恶化;大片大片的美国人死亡,大片大片的美国企业倒闭;美国人死完了,美国企业全倒闭了,世界金融危机爆发;危机袭卷全世界;全世界一块玩完。

当然,这套美式恐慌逻辑,换个国家也一样——无非是把上述推演过程中的国家名字,换成欧洲某个国家或亚洲某个国家的名字。

这个逻辑的错误也是至少有两点:

1、预设了瘟疫绝对不可控的前提;

2、把美国人或其他国家的人,真都当成了傻瓜。

实际上,用大姆脚头思考一下,这两个假设性前提都是不对的。

第一,中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瘟疫,只用了短短两个月时间!

中国的战疫实践已经向世人证明,只要使用正确的方法,新冠病毒完全可防可控!

第二,美国人的历史和世界人民的历史反复证明,人类都不是傻瓜!

虽然意识形态、国家体制的差别确实存在,但危机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,大家都会克服掉意识形态的成见和国家体制的差别。

比如灾荒中的意大利,就不再骂中国人没民主没自由没人权了。

反而一边学着中国人那样举国封城,一边对中国人的雪中送炭感激涕零。

有朋友说:别信西方人,灾荒过后他们又会开始嘲笑和下套中国人。

这个完全有可能,但是你跑题了——我们探讨的是病毒能不能被西方人控制和克服。

所以,漠视中国成功抗疫经验的人,和把美国人欧洲人西方人当成傻瓜的人,才是真正的弱智和傻子。

恐慌情绪,总是还会次生出其他更奇葩的恐慌情绪。

比如昨天就有朋友问我:中美发生战争怎么办?中国股市会不会从10倍的市盈率估值下跌到3倍、5倍的市盈率估值?

我问他:中美为什么会发生战争啊?

朋友答:看看现在美国都成什么样了,还不忘到南海和台湾这里来搅局!

我在两年前的总结展望帖上,就曾警示过台海问题可能带来的战争风险问题,我认为这是中国早晚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但我不认为这就是一个必然完全失控的问题。

台湾人最大的问题是认识不到他们面对的一个最残酷最基本的现实:地球可以离开太阳去流浪,但他们永远无法离开大陆去流浪。

美国人打台湾牌,目的清楚得很,就是遏制。

最好的遏制就是始终捏着你的卵球,而不是真的一下把它捏碎。

卵球没了,抓手也就没了。

所以风险始终存在,但两个大国因为它而直接明刀明枪的干,这个概率显然是很低的。

在台湾问题上,中国可以拼命,美国敢吗?

再退一万步讲,既使两国真的为一个卵球开战,胜负手现在也是完全可以看得到的。

中国用三轮车就可以往前线运炮弹,美国人做得到吗?

跑美国本土打美国人,中国一定败;跑中国本土打中国人,美国一定败。

这个就是基本常识。

中美现在有分歧,有竞争,从总体上讲,对人类对两国都未必是坏事。

比如前年贸易战一打,中国人知道科技和核心科技自主的重要,也让国内无脑吹捧“绝对自由贸易化”的人清醒起来: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自由?

把命运捏在别人手里,自己永远过不舒坦。

所以贸易战之后,中国的大小企业都明白了这番道理,对科技、研发的投入,开始暴涨。

像华为那样自立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、备胎、去美国化,成了全国人民的共识。

所以,竞争和纷争,反而促进了中国的发展。

台海问题也是如此。

以前风和日丽时,大陆这边不断地让利、让利,甚至是无原则地让利。

大陆人一厢情愿地认为,只要我们拿出足够的诚意,就能暖热在外漂泊的游子的心。

现在形势的发展,反而让中国人高度警惕了。

我再说一遍:重视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。

策略A股认为那些闹得欢的人和势力,现在看起来可气,实际上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帮助我们。

我可以肯定地说,这个问题早晚是个问题,但自对方挑破脸皮,这个问题同时又已不再是问题。

提起这档子事儿,只是为了举例,为了纠错——股市投资者应该关注一下人类发展的大问题,但没必要总是关注这类问题。

格雷厄姆的投资历史,经历过一战、二战,还经历过1929年的世界性大萧条,最终他因为股市而名垂青史。

巴菲特的投资历史,没经历过一战,但经历过二战、越战、韩战、海湾战争及漫长而又失败的反恐战争,还经历过1970年代石油危机、1987年大股灾、2000年代科技股泡沫破灭……最终他被世人公认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价值投资者,奉若神明。

中国在复兴的过程中,必然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挑战,中国也只有在成功解决种种困难和挑战后,才能实现真正的崛起。

那些认为靠投降和妥协、躲在老大后边、不吭不声就能完成复兴大业的人,和那些认为依傍个大款、认个干爹、当个小三就能成就完美人生的人,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?

狗可以跟在主人身后,跟着吃点热屎,但它永远不可能反客为主真正地成为主人。

至于股市,你只要是想投资,而不是想投机,你就应该记住一个最基本的常识:无论什么世道下,都有企业是赚钱的。

投资者的任务就是寻找到那些能赚钱并且具有长寿基因的企业。

世界风云如何变幻,是上帝都无法把控的事情。

我们还是省省吧。

人世间的种种危机,的确可以深刻地影响股市短期的涨跌。

但是,在股市大幅向下波动时,尤其是在估值原本就不高的基础上向下波动时,都是很好地加仓调仓的机会。

当机会来临时,你不是活蹦乱跳地跑过去紧紧抓住,而是为恐慌情绪控制、在慌乱中跳车逃跑,是很容易酿成种种惨剧的。

实话实说,在股市本身估值不高而又发生下挫的机会,本身就不多。

可遇而不可求。

遇到了,就应该跟碰到失散多年的亲爹似的,紧紧地抓住衣袖,不能让他再跑了。

做不到这一点,你就离投资还远!